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 服装消费正趋向关注健康和环境

服装消费正趋向关注健康和环境

行业新闻 / 2018-11-24
[] [] []
时装和纺织工业通过研究和技术进步,应开发出越来越多的具有创新性和可持续性的纤维和面料,以防止对健康和环境的潜在危害。

时装和纺织工业通过研究和技术进步,应开发出越来越多的具有创新性和可持续性的纤维和面料,以防止对健康和环境的潜在危害。

——Analytical Insights,Fashionbi

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努力锻炼身体以保持健康体魄。然而,研究表明,一些运动服装可能对穿戴者的健康和环境造成不利影响。这就是为什么更多的生产商有意在他们的系列中应用功能性棉质产品。

尽管许多公司使用合成纤维生产运动服装,但现实是消费者更喜欢棉质运动服装。当将棉质运动服装与合成运动服装进行比较时,大多数消费者(51%)表示,他们更喜欢棉质运动服装,而仅有12%的人更喜欢涤纶运动服装。10个消费者中有6个称,根据美国棉花公司全球运动服装调查(Global Activewear Study),相比于合成纤维,棉质运动服装是最可持续的(75%),舒适的(69%),可靠的(61%),和透气的(60%)。

尽管由于消费者的偏好,运动服装行业当下是合成纤维为主。其中最常见的是聚酯纤维,不过,在Erica Fyvie的题为垃圾革命,打破垃圾循环书中写道,每年都有70万桶石油用于生产聚酯纤维。

当然,其他公司也一直在尝试用废旧塑料瓶制造环保产品。但是塑料瓶和因而产生的聚酯纤维都是由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或PET制成的,它是从原油中提炼出来的。这些瓶子被粉碎,残留物被化学物质和水混合,干燥成小球,然后熔化并挤压成聚酯纱。

比利时根特大学的研究发现,皮肤上的刺激性汗液细菌在合成纤维面料上更容易生长。参加健身自行车班的人穿着天然纤维或合成纤维制成的衬衫。然后将这些衬衫扔进塑料袋里,在黑暗中储存28小时,之后科学家们确定合成纤维质地衣服闻起来更糟。此外,科学家发现聚酯纤维衬衫中的微球菌细菌比棉质衬衫中的微细菌明显更多。皮肤细菌消耗汗液中的化学物质,产生刺鼻的气味化合物。像棉花这样的天然纤维吸收汗液,防止臭气滋生。但是微生物在合成纤维上繁殖。

根据美国棉花公司生活方式调查(Lifestyle Monitor™research),近一半的消费者(45%)认为,棉和人造丝相比,由聚酯纤维制成的服装具有最大的气味问题。

运动服装品牌商和零售商应考虑到,一般来说,大多数消费者(51%)对品牌商用合成纤维替代运动服装中的棉纤维表示不满。此外,根据生活方式调查的研究,超过半数的消费者(55%)愿意支付更多的钱以保持他们喜欢的运动服装中富含棉。在这些消费者当中,近一半(49%)这样做的原因是,棉质运动服装穿着更舒适,34%表示,棉质运动服装更耐穿。消费者关于棉是环保的认识是正确的。生产聚酯纤维比生产棉纤维需要消耗更多的能量。英国慢时尚公司Rose&Wield的创始人Heidy Rehman说道,生产一吨聚酯纤维需要的能量为2.9万到3.5万千瓦时,而棉花只需要7000千瓦时。此外,斯德哥尔摩环境研究所的结论是,生产一吨聚酯纤维使用的能量和碳排放,要比天然纤维,如棉花多得多。例如,每吨聚酯的碳排放量为7.2~95公斤,而每吨棉的碳排放量相当于2.35~5.89Kg。

微颗粒问题是运动服装的另一个问题。ORB媒体的调查表明,在洗涤过程中,从衣服中排放的塑料微颗粒污染了世界各地的自来水。这项来自英国普利茅斯大学的研究分析,确定了塑料微颗粒正在从洗衣机流向全球的江河湖海。科学家担心这些颗粒被海洋生物消耗,从而毒化食物链。此外,由于这些纤维基本上是由塑料制成的,因此,在某些情况下,它们将花费数十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来估算它们在水中的分解能力,而棉花估计在几个月内就会降解。

另一方面,康奈尔大学在2010年进行的堆肥设施研究表明,棉降解速度比聚酯纤维快得多。而由美国棉花公司开发的各种革新技术为希望生产天然棉质运动服装的制造商创造了竞争优势,他们。TransDRY®技术吸收汗液并迅速扩散,使棉织物更快干燥,性能比大多数高科技合成织物好。WICKING WINDOWS™吸湿排汗技术有助于减轻潮湿织物粘腻在皮肤表面的感觉。STORMCOTTON™技术保护穿戴者免受外界影响,因为它是一种透气,防水的棉织物整理技术。

时尚和奢侈品行业的分析咨询公司Fashionbi表示,消费者要想预防健康和生态问题,应该穿着和使用天然纤维,比如棉制品。

时装和纺织工业通过研究和技术进步,应开发出越来越多的具有创新性和可持续性的纤维和面料,以防止对健康和环境的潜在危害。

来源,纺织服装周刊

© 2005-2019 一叶小舟在泥塘里飘动,划桨时污水翻腾,腥臭阵阵,不动时,水光潋滟,清澈如许这就是我的初中时光。拜见初中时光,捡拾记忆中的一个个碎片,走来七位矢志教育敬业爱岗的老师,走来叠飞机掷铁环的憧憬未来的贫苦少年。贫苦的日子像是绑在身上,快乐的小鸟在杨柳树上歌唱着心情。夏天的一天我们到吴官营公社安上中学考初中。路上我们追逐着,打闹着,听着杨柳树上鸣蝉的聒噪,看到有气无力的田野,土坯房土墙头的农家。掸去走了一公里土路的灰尘,摸摸灰头土脸,我们进入考场。安上中学仅有两个教室,一间老师办公室,全部在一排北屋。考场不验准考证,考题由主考老师抄在黑板上。课桌是砖垛子支架的长条木板,坐的一律是小板凳。监考老师姓王,戴一副近视眼镜,小眼睛特别精神,窄短的脸庞,翘翘的嘴巴。这种嘴巴能说会道,伶牙俐齿,但也好满嘴跑火车,无拘无束。果真,他转转看看我的答卷,大声嚷嚷谁考试都叫上,就是不让西于口景义上。一会儿又过来看看,再喊上一遍,脸上挂着洋洋自得的笑容。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